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法律资源分配效益和正义的博奕分析

发布时间:

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法律资源分配效益和正义的博奕分析 作者:李清青 来源:《商场现代化》2012 年第 27 期 [摘 要]正义被作为社会制度追求的首要价值由来已久。一个制度的公*与合理可以被认为 是正义得到实现的前提。然而在《失控的陪审团》中,以违法手段“引导”下得出的“正义”比按 照合法程序寻求的“正义”更接*于正义,而绝对不是制度在正常运作下所达到的正义。这里就 引发一个问题,为什么法律会遭遇法律之外的博弈影响?这种博弈甚至影响法律的最终判决, 正义缘何无法从这一优化配置的制度(陪审团制度)中寻求到满足呢? [关键字]正义 制度 法经济学 资源分配 电影《失控的陪审团》讲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:一名因解雇而失去理智的持枪者将其公司 的职员杀害,其中一名被害人的妻子向地方法院状告维轻枪支公司,指控他们只顾私利而在营 销上导致枪支泛滥,并主张 1.3 亿元的巨额索赔。受害人的不幸遭遇及枪支泛滥这一严重的社 会问题使该案件成为焦点。维轻公司聘用了陪审团顾问蓝金·芬奇,他利用追踪录像、窃听、 精神分析、心理变化、变相“贿赂”等方式来操控陪审团,但是伊斯特介入陪审团内部,与蓝 金·芬奇和诉方律师鲁尔开始了一场利益的谈判,而伊斯特这种特殊干预是旨在报复 10 年前蓝 金·芬奇以同样方式导致受害方败诉的行为,他所用的技巧就是通过展现出善良、宽容、真诚 等诸多美德而建立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。 心理、精神、社会背景和环境都有可能影响他们的选择和判断,这部影片的前提在于其参 与者并不相信法律,而这个前提正在于操控陪审团会导致两种截然不同的判决。印弟安纳州的 加德纳镇的校园枪击案,状告黑色财富机械公司,蓝金·芬奇也是运用这种方式影响了审判的 结果。这部片子的结果或许是满足了我们对于正义的渴求,但是我们只能庆幸伊斯特以违法手 段“引导”下得出的“正义”比蓝金·芬奇的“正义”更接*于正义,而绝对不是制度在正常运作下所 达到的正义。 法经济学的集大成者波斯纳在对经济分析法学进行了总结:法律程序的参加者都是“有理 性的使自我利益极大化者”,法律制度本身——法律规则、程序和制度受到促进经济利益这种 关心的强烈制约。指定财产权和确定责任的规则,解决法律纠纷的程序,对执法者的限制等都 可以看作是促进有效分配资源的努力。英美诉讼中把法律程序看作分配资源的市场,对抗制把 法庭置于一个消费者地位,被迫在两个强有力的、公开竞争的推销员的商品之间作出决定。像 市场一样,法律程序的实行和管理也依靠受经济上的自利和成本——效益比较所推动的个人, 而不是利他主义者或官员。法律利用与机会成本相等的价格引导人们把效益极大化。但是它们 大量的借助于理性选择理论来考察法律规则和制度,然而随着这项理论在法律分析中应用越来 越广泛并越来越重要时,许多学者却对这项法律经济学的理性选择基础理论表现出许多不满. 影片开始的第一个精彩的部分即是对于陪审团的选择,在审判过程中双方在控制陪审团的相互 龙源期刊网 http://www.qikan.com.cn 博奕过程,伊斯特对于陪审团的掌控等都向我们展示了,纯粹用理性选择基础理论来解释这些 问题是在掩饰问题的的存在。 相反的,行为法律经济学的关于经济人和真实人的假设前提,则为我们提供了另一重视 野。行为法律经济学家认为人都是具有有限理性、有限意志力、有限自利、有限应用的经济人 和真实的人,他们会受到偏见的影响,这些偏见取决于心理帐户。 影片的三方,蓝金·芬奇所代表的枪支军火公司、鲁尔所代表的受害者一方、伊斯特所代 表的陪审团,鲁尔在影片中虽然有过挣扎与矛盾,但最终由于相信这个国家的法律道德价值, 所以并没有卷入这场利益的博奕之中,只是对于他的讽刺正在于,如果没有这场博奕,恐怕鲁 尔心中对于法律的道德价值追求与坚信将会崩溃,他也不可能获得成功,所以他显得非常的无 力。而蓝金·芬奇与伊斯特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在于不相信法律,原因在于: 其一,蓝金·芬奇的反映正是法律不确定性的反映。美国现实主义法学家断言法律就是对 法院的判决所作的预测,他们认为法官在审判活动中作出的就是法,而宗教、美学、经济、职 业*惯、心理因素都有可能改变法律最终的判决,尤其是心理因素。蓝金·芬奇虽然有违法的 行为存在,但是其运用的选择陪审员的方法、通过对陪审员的职业生活状况的解析从而获知其 心理并加以控制的方式,正是现实主义法学家观点的最佳反映和描述,只是他用到了极致。 其二,伊斯特选择用善良、道德感等方式让陪审员凭着良心来审判,正是揭露了陪审员制 度在法律程序资源效益分配的缺陷。因陪审员的知识背景、生活背景、认识方法、种族意识等 等方面的差异,不同的陪审团就会产生不同的裁决结果。 故而,心理因素似乎占据了极其重要的位置。通过心理学分析和法律分析的相导性,透视 法律制度本身的局限性,能够让我们在法律程序效益最大化和正义之间的冲突豁然开朗。但是 不能在法律的框架设计之中寻求到正义,却要依靠像伊斯特非正当方式来寻求正义,这或许正 是陪审团制度以及法律程序资源分配之间的另一重冲突之所在。正义的诉求必须经过程序正义 方能得到实质之正义,当程序正正如埃里希所说:“从长远看来,除了法官的人格外,没有其 他东西可以保证实现正义。”即使陪审制是民主政治在司法制度中的反映,有着公民追求自 由、民主的传统的重要象征意义,但它能否与正义顺利对接,关键仍在于人的因素。在人的框 架内,如何才能寻到真正的正义,又将如何寻得,这又是另一个问题的真正开始。

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