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那时冬天的散文

发布时间:

  那时候的冬季好像特别的冷,每次下雪都老厚老厚的,一脚踏下去,雪能没到小腿肚。那时候还没有时兴什么羽绒服,穿的都是棉花做的棉袄、棉裤,特别的厚,外面再罩一个外褂,显得特别的臃肿,走起路来也特别的笨拙。路面结冰的时候走路打滑,不小心还会来个“大马趴”。

  邻家小红姊妹五个,三个姐姐一个哥哥,她是老小。小红长的小鼻子小嘴小眼睛,圆圆的脸蛋,头发又黑又顺,虽然称不上很漂亮,倒也耐看。她三姐很会织毛衣,那些花花绿绿的毛线经过她三姐的手,能织出不同的花型,羡慕的我眼珠子都恨不得长到她毛衣上面。我只有一个姐姐,比我大两岁,衣服都很少洗,更别说织毛衣了,妈妈是姥姥的`老幺,针线活不能说不会,但织毛衣却是挑战她针线活儿的极限。小红在冬季从不穿棉袄和棉裤,她说不好看,穿的都是她三姐织的漂亮毛衣,身体轻巧利索。我问她不冷?她说只要好看就不怕冷。可我总还是觉得她在说谎,因为我穿棉衣都天天夹着脖子缩着肩膀的。

  三角爷家的老婆子嘴很碎,什么事情不用广播,只要告诉她就可以了。天还灰蒙蒙的时候,那老婆子起早去赶集,走到小红家院墙拐角的时候,她看到一个男子身影从小红院墙上跳下,快速向前逃窜。

  很快,村里的人都知道了,我的耳朵也就很少再清净了。天天听到的就是从隔壁传来小红妈变着花样的骂声,什么小浪小骚小罐子的,什么学*不会养人倒有一手啦之类的话,总之不堪入我少女耳的。小红妈是村里出了名的“刀子嘴”,她嘴里出来的骂词总是层出不穷,不断更新最新版,跟人吵架向来都是战无不胜。

  小红依旧不穿棉袄和棉裤,只是很少出门了。我也很少再看到她穿那些漂亮毛衣了,羡慕、嫉妒、恨的心理少了,竟然有些失落感。

  我去外地上学的第一年寒假回家。妈说小红嫁了,她男人老打她。



友情链接: